国产富二代app 百度网盘

,最快更新诱妻入室最新章节!

回去房间,处理了点在公司那边带回来的工作,然后洗了澡,准备睡觉前不太放心两个孩子,到孩子的房间去看了眼。

果不其然,悦悦身上的被子踢开了,斜着身子,占了大半张床,倒是小煊,她离开前是那个睡姿,现在还是一样,乖得很。

高韵锦揉了揉眉心,抱起悦悦,正要把她放下来躺着,悦悦在她怀里蹭了蹭,拧着眉头小嘴嘟嚷了声。

高韵锦听到了,愣在了原地,低头看着悦悦的眼眸充满了疼惜,顿时也有点舍不得放开她了。

抱了一会后,见悦悦睡得不安稳,她才将她放下来,在床中间躺下,给她盖好被子,亲了几下,才离开。

回到房间,高韵锦的心情并不平静。

她盯着手机,看了好一会后,忍不住拿起了手机,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傅瑾城看到她的来电有些惊讶,他立刻拿起了手机,正想接起来,但他又实在想不到她为什么忽然给他打电话,所以迟疑了下,没有立刻接。

过了一会后,电话还在响。

傅瑾城终于接了起来:“小锦?”

高韵锦看了下时间,已经十一点多了,“嗯,……睡了吗?”

绿裙佳丽 美丽动人

傅瑾城:“还没,刚回来酒店不久。”

“好点了吗?头还疼吗?”她指他醉酒的事。

“好多了,现在基本上没什么事。”她关心他,他自然还是很开心的,语气也轻松了不少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“我也准备要睡了。”

“那就早点睡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傅瑾城像以往那样,自然的叮嘱道,完忘记了现在他们跟以前不一样了,以前高韵锦给他打电话,有可能只是想跟他道一声晚安,或者是跟他聊两句。

可现在的高韵锦,是不会这么做的。

“我打电话给,其实就是想跟商量一件事。”

傅瑾城眸光微闪: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高韵锦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也看到了,悦悦和小煊很想,而又推迟一周回来,我怕他们下次闹起来,我会哄不住,所以我就想要不明天带他们去H市一趟,让们

聚一下,这样或许会好一点。”

傅瑾城自然也是想见孩子的,他自然是高兴了,差点立刻就答应了。

然而,在最后一刻,他脑子闪过了一些念头,“带孩子过来,只是因为孩子吗?”

还是说,她还想跟他谈别的事?

高韵锦被他这问题问得懵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他们之前谈过的问题。

所以,他的意思是说还想跟她谈一下其他的事情?

这么急吗?

一时间,她回答不上来。

两人思想没在一个层面上,一时间,两边都陷入了沉默,好半响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最后,还是傅瑾城先开的口:“夏季多雨多风,这两天天气也不怎么好,航班也不稳定,一来一回的也要耗费一天时间,孩子们可能也没这个精力。而我这边事情也多,也

没有太多时间陪他们,他们过来了我不能跟他们玩,他们反而更加上心,所以还是算了吧,我忙完了会尽快赶回去的。”

“哦,那……好吧。”他说的话,像是推托之词,但其实也是实话。

但是——

“是不是被孩子们缠得不行,不忍心了,所以才想着带他们过来H市一趟?”高韵锦把孩子看的很重,也不愿意看他们伤心,这一点傅瑾城还是很清楚的。

所以,他也猜到了,高韵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想孩子难过,才会打电话跟他商量这件事的。

高韵锦:“没有,他们没有缠我,他们很乖很听话的,也没说什么。”

傅瑾城笑,“他们那是在哄,实际上啊,他们脑子里一堆鬼主意,可当不得真。如果换成我在家里,他们肯定是不顾一切的缠着我到达目的。”

但孩子们心疼她,向着她,所以都往他身上撒鬼主意呢。

“……”说到这个,高韵锦刚才的情绪都消散了七八分,头疼的揉着眉心,“这是看出悦悦之前哭是有演戏的成分在了?”

傅瑾城笑意更盛:“可不是吗?这么说,也发现了?”

高韵锦觉得自己这个妈妈做的有点失败,摸了摸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没有,是他们自己跟我说的。”“啊,就是宠着他们,一直当他们什么都不懂,实际上啊,他们精着呢。”傅瑾城笑着,摇头叹气道,“悦悦这脑子里总有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,也不知道像谁,小煊一声

不响的,鬼主意也不少。”

“但挺好的。”孩子们能这般无顾忌的想出这么多鬼主意来,还不是仗着家长疼爱吗?说明他们现在还是过得很开心的。

只是,这以后……

想到这,高韵锦的眸光黯然了几分。

“对。”傅瑾城也赞同。

他自己的童年一片灰暗,他自然不想他的孩子也这样,他也希望他们的童年,是多姿多彩,天真烂漫的。

想起刚才悦悦在梦里喊着爸爸的模样,高韵锦又说:“虽然说这时他们自己闹出来的小主意,在他们这么跟我说的时候,我也觉得自己被他们骗了。

但是刚才我过去给他们盖被子的时候,我听到悦悦在梦里叫,我觉得其实他们心里还是很想的,不然就他们这么小的孩子,哪能演得这么逼真啊,都还哭了。”

所以,如果可以,她还是希望能跟孩子们过去H市一趟的,虽然可能会面对一些她还不想面对的事。

但是,这一天迟早都要到来的,逃避解决不了问题。

傅瑾城愣了下,随即笑道:“悦悦叫我了?不喊我坏爸爸啦?”

“她嘴巴这么说而已,又不是真的说坏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傅瑾城也反应过来了,“所以,就因为这样,才想到要带他们过来H市一趟?”

“嗯。”她迟疑了下,“是觉得没这个必要吗?”

听他的语气,他好像就是这个意思。

傅瑾城说:“对。”她一顿,抿着唇,一会后才问:“为什么?”